拿撲克當“教具” 美軍訓練出新招

2020-01-19 14:21:14  阅读 399830 次 评论 0 条

從2020年起,印有俄羅斯、伊朗、中國等國製式武器的“全球裝備識別撲克”陸續下發給美國陸軍官兵,成為他們閑暇之餘用來提高“對手意識”的獨特工具。盡管智能手機、平板電腦讓美國大兵的業餘生活全數字化,但像紙牌這樣的傳統遊戲工具依然受㇍視,還被美軍挖掘出教學功能。

美國陸軍訓練與條令司令部發言人梅根·裏德稱:“這套撲克介紹了美國國防戰略中確定的幾個‘對手國’所使用的裝備和武器係統。從曆史上看,撲克在協助美軍士兵了解外軍兵器和戰術斻一直起著積極作用。”

實際上,該司令部開Ҁ套充滿“情景想定”的撲克,目的根本不是衝著娛樂,而是當作軍人㬥意識養成的輔助教學工具。

據調查,打撲克始終是美軍最喜歡的消遣遊戲,也是營區內的熱門商品。即便在萬物互聯的時代,撲克仍然幫助許多因執行任務無法訪問互聯網的官兵度過一個個不眠之夜。美國陸軍卓越情報中心運營總監弗雷德·巴切洛是製作“全球裝備識別撲克”的負責人,他提〙副牌的最大優勢是人人可擁有,“不必進行安全檢查,不必通過特殊渠道,人人都可獲得”。

事實上,2019年7月,9800套專門介紹亞洲某國兵器的“全球裝備識別撲克”試用版,在三周內被美軍各單位訂購一空。後來,美國陸軍在11月又試驗性下發3.8萬套俄羅斯武器撲克和3.3萬套伊朗武器撲克,反響都很熱烈,於是軍方決定在2020年更大力度推廣。

要指出的是,美國陸軍下發的識別撲克隻及外軍部隊,所用圖案也集中於坦克裝甲車輛、防空兵器和直升機。巴切洛稱,美軍意在提醒官兵,“與別國陸軍相比,我們未必有‘天然’的技術優勢”。

早在2016年4月,時任美國陸軍訓練條令司令的麥克馬斯特中將出席參㙢軍事委員會聽證時拋出爆炸性言論:“展望未來,我們發現(與外軍的技術差距)風險大到不可接受的水平。”他曆數美國陸軍臨整體兵力萎縮、裝備更〟度太慢等“威脅”,例如坦克防護水趕不上反坦克武器的發展等。最讓麥克馬斯特擔心的是,雖然從1953年朝鮮戰爭結束後就沒有一名美國士兵死對方空襲,但隨著俄羅斯等國在防空反導斻的不懈努力,未來美軍很可能臨空軍失效的狀況。在這種情況下,“戰略對手”花û幾十年時間和精力發展的強大戰術導彈和遠程火箭炮,將有可能壓倒美國陸軍在失去空中優勢後唯一可以依賴的炮兵火力。

這種思想體現在識別撲克裏,那就是各種外軍遠程打擊兵器成了主角,例如俄製9A58-2“龍卷風”、伊朗“黎明-5”等遠程火箭炮悉數登場,俄製“伊斯坎德爾”戰術地地導彈幹脆成了“大王”。當然,如果僅通過撲克牌信息,美軍官兵是無法全方位對盷ŗ兵器有更深的了解,巴切洛認為,撲克的信息能吸引那些對外軍感興趣的士兵通過互聯網或其他途徑進一步做到自主學習,“令官兵在業餘時間有自主學習的動力和需求”。

巴切洛承認,開發識別撲克前,不少人都懷疑製作這類“古具Ł戲工是否有效,“自從每個人都開始下載自己喜歡的遊戲程序以來,所有娛樂和教孷Ń是電子化的,所有內容和信息都被塞進移動設備中”。對美國大兵而言,在寶貴的業餘時間瀏覽軍方提供的外軍信息網頁或手冊,遠不如打一局遊戲或看一段視頻來得過癮。但識別撲克的風靡意著美軍文化出現新潮流:兵營裏,開始出現士兵一邊打著撲克,一邊討論著牌上印著的外軍兵器。“我親眼目睹,這些大兵對於俄製‘鎧甲-S1’彈炮綜合係統的射程、性能和綽號了如指掌,也對於伊朗是否擁有那麼多看起來很先進的導彈表示懷疑,”巴切洛指出,“無論如何,越來越多的美軍放下對別國軍隊的輕慢之心,轉而明白‘重視對手,就是對自己的安全負責’。”事實上,應部隊需求,美國陸軍正盡快製作更多外軍裝備識別撲克,滿足基層官兵的求知欲。

美軍曆史學家考證,將對手印上撲克的傳統,可追述到美國南北戰爭時期。二戰期間,印有軸心國戰艦或者戰機的撲克被大量下發到普通官兵手中,如今在收藏市場上每每被炒到數百萬美元的天價。朝鮮戰爭期間,美軍首次製作介紹中國軍隊的撲克,但這些撲克卻屢屢成為中國人民誌願軍的戰利品。1991年海灣戰爭,美軍曾下發介紹伊拉克主兵器的識別撲克。當然相比裝備識別撲克,更令公眾熟知的是美軍在2003年發行的“個性識別撲克”,老百姓俗稱“通緝令撲克”,就是將美軍追捕的伊拉克高官頭像印在撲克牌上,以便加深對追捕目標的印象。

作為近現代軍事教育體係的產物,裝備識別一直是軍隊普及有關對手知識的重要課程,裝備識別教育的效果反映到戰場上,就是敵我識別的快速性和降低友軍誤傷的有效性大大提高。專家認為,冷戰結束30多年後,美軍重新下҇對具體國家軍隊的識別撲克,透露出令人擔憂的事實——美軍從軍事教育和訓練層做好與“戰略對手”進行大規模正規戰的準備。 白孟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