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頭條

新聞頭條 - 今日頭條
實時發布最新新聞頭條,新聞資訊,今日新聞資訊,最新新聞,熱點新聞資訊!

臺北故宮展典藏善本古籍,從文淵瑰寶到天祿琳瑯、宛委別藏

原標題:臺北故宮展典藏善本古籍,從文淵瑰寶到天祿琳瑯、宛委別藏

臺北故宮博物院典藏的善本古籍數逾二十一萬四千五百冊,內容包括宋代以降歷朝刊本、活字本、名家批校本、稿本、舊鈔本,以及少數高麗及日本刊本、鈔本。以量而言,此批藏書雖不謂豐,然孤本佳槧往往而在,既可資考鏡中國傳統學術源流與圖書印刷裝幀的發展,亦可供校勘后代各種傳本,在古文獻資源保存與版本目錄學術研究方面,具重要意義。

澎湃新聞獲悉,臺北故宮博物院于8月10日起推出“院藏古籍善本選粹”展,展覽內容含“清宮藏書”及“訪舊蒐遺”兩大單元,復各分若干子題。前者旨在說明前清宮廷圖書庋藏與分布概況,兼及其卷帙之浩繁、裝幀之考究;后者介紹臺北故宮博物院成立后不斷蒐購、征集、獲贈之所得為要。展覽分為兩期,第一期為8月10日——11月10日,第二期為11月16日——2020年2月16日。

《帝學》(清乾隆四十年永珹朱絲欄鈔袖珍本)

清人入主中原后,不僅承繼前明遺留的宮廷藏書,更將其規模逐步擴充;無論皇帝撰述或敕令臣工編修的御纂、御筆、御制、欽定圖書,抑或清宮著意訪求,專供御覽的孤本秘笈,皆燦然可觀。此外,臺北故宮博物院所藏尚包括部分前北平圖書館明代古籍輿圖、清末駐日公使隨員楊守敬自東瀛蒐得之罕見漢籍與和刻菁華,以及各界捐贈的宋元善本、地方志書、清人詩文集等。此等珍本佳槧適可補充院藏宮廷善本缺遺,而其出自民間寫繪刊印者,尤足體現坊肆版印之變化巧思與樸實莊重。

清宮藏書

臺北故宮博物院典藏的善本古籍,大多承繼清宮,原藏于外朝與內廷的各殿閣。位于外朝的武英殿系專門制作朝廷敕修書籍的機構,文淵閣則為彰顯皇室氣派的宮廷藏書樓。內廷為皇帝、后妃們的日常起居宮室,然其間之養心殿、昭仁殿、慈寧宮等處,亦存置皇帝及皇室成員日常翻閱或私藏寶愛的善本典籍。

清代皇帝究竟看些什麼書?殿閣內又收藏了哪些書?觀眾透過本單元“武英聚珍”、“文淵瑰寶”、“天祿琳瑯”、“宛委別藏”、“龍藏經”諸項說明及圖書展示,可了解清帝主導宮廷藏書的中心思想,探索皇帝崇文重道的政教態度,以及宣揚文治功業的偉大壯志。

孟子(清雍正四年至乾隆二年蔣衡寫本)

武英聚珍

武英殿落成于明永樂十八年(1420),最初是皇帝處理政務的場所。康熙十九年(1680),清廷在此設立造辦處,負責工藝制作,并兼辦圖書刊印與裝潢事宜。雍正七年(1729),武英殿造辦處更名為修書處,自此成為專門制作朝廷敕修書籍的機構,可謂為當時的國家出版社。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清代“欽定”、“御制”等廷臣奉敕修撰的書籍陸續問世,成為皇帝宣揚個人意志或延伸政治、文化力量的官方出版品。這些由武英殿刊刻印造的書籍,后人稱之為“殿本”,不僅內容豐富,校勘精審,所選用的字體、紙墨、裝幀材料等尤其講究,外觀顯得格外富麗典雅。乾隆三十八年(1773),負責《四庫全書》纂修的金簡(?-1794)建議以木活字排印部分罕傳善本,獲得皇帝支持,并賜“活字”以“聚珍”嘉名。此后,武英殿修書處陸續排印134種書籍,連同已經雕版印行的四種而成“武英殿聚珍版叢書”,是清宮殿本圖書的重要部分。

文淵瑰寶

文淵閣始建于明成祖永樂年間,初為皇家藏書之所,明末遭到焚毀。乾隆三十九年(1774),高宗令于紫禁城外朝東南方重建文淵閣,歷時二年完工,其目的系為庋藏規模宏偉的巨編——《四庫全書》。

《欽定四庫全書分架圖》

乾隆三十七年(1772),安徽學政朱筠(1729-1781)奏請校核《永樂大典》中的佚書,高宗遂諭令各省征集、采進各類圖籍,繼于次年(1773)開設四庫全書館,敕命內閣大學士于敏中(1714-1779)等纂輯《四庫全書》,分經、史、子、集四部,共收錄3400余種歷代圖書菁華。為妥善貯存這套大書,乾隆特諭杭州織造寅著(生卒年不詳)前往浙江寧波,考查著名藏書樓天一閣的建筑格局,并照“天一生水”、“地六成之”概念興建文淵閣。首部《四庫全書》于乾隆四十六年(1782)鈔繕完成后,便入藏于此。全書共裝成六一四四函、三六三八一冊,寫繪工致,校勘嚴謹,裝潢典雅,是臺北故宮博物院最富特色的善本典藏。

天祿琳瑯

《文選》

“天祿琳瑯”是乾隆皇帝蒐羅歷代名刻佳槧,匯聚于昭仁殿的善本特藏。昭仁殿初為康熙皇帝讀書起居所在,乾隆皇帝為紀念祖父,特將之改為珍藏歷朝善本圖書的處所,并以漢宮天祿閣藏書典故,為存置其間的宋、元、明善本及稀見秘笈命名“天祿琳瑯”。乾隆四十年(1775),高宗命大學士于敏中等編訂“天祿琳瑯”藏書解題目錄,彙為《天祿琳瑯書目》。嘉慶二年(1797),昭仁殿慘遭火災,殿內善本盡失。仁宗皇帝亟欲恢復舊觀,乃命大學士彭元瑞(1731-1803)等再行蒐求檢閱,編成《天祿琳瑯書目后編》。臺北故宮博物院所藏“天祿琳瑯”圖書,幾為嘉慶年間重新整理續輯的珍貴善本。

《東坡書傳》

宛委別藏

“宛委別藏”系嘉慶年間浙江學政阮元(1764-1849)為準備日后續修《四庫全書》,特意于東南一帶搜訪,分三批進呈的書籍。仁宗嘉其用心,以夏禹登宛委山得金簡玉字之書典故,賜名“宛委別藏”,貯置養心殿。

宛委別藏

宛委別藏總目

阮元意在延續乾隆朝《四庫全書》文化工程,故所蒐多為四庫館臣未收之書;除征集原刊本之外,又逐一精鈔繕寫,并親撰提要。嘉慶皇帝繼而命人整理,將之編成《宛委別藏總目提要》及《宛委別藏續編書目提要》,計收書一七○余部。正編仿《四庫全書》,按經、史、子、集四部分類,并以木匣裝幀;各書首葉上方可見“嘉慶御覽之寶”璽印,顯見仁宗皇帝對全書的珍視。民國以后,清室善后委員會點查宮中物品時,“宛委別藏”僅見存160部。

龍藏經

《藏文龍藏經》簡稱《龍藏經》,系康熙皇帝奉祖母孝莊太皇太后博爾濟吉特氏布木布泰之命所修造,內容包括秘密、般若、寶積、華嚴、諸經及戒律六大部,是總集釋迦牟尼一生所說“教法”與所制“律典”的藏文譯本。

《龍藏經》

據《秘殿珠林初編》卷二十四記載:“(孝莊)太皇太后欽命修造,鑲嵌珠寶、磁青箋、泥金書、西域字《龍藏經》一部,共一百八本,內有釋迦牟尼佛口授口傳諸經”。《龍藏經》內含五萬余葉經文,原置慈寧宮花園佛堂咸若館殿內。藏文經文以泥金書寫于特製的磁青箋紙,泥金成色飽滿,書體端正;上、下經板內可見七百五十六尊諸佛彩繪,造像華麗,周圍飾以各式鑲嵌珠寶,其上覆以黃、紅、綠、藍、白五色絲繡經簾。每函經葉、經板外配以裝幀所用之絲、棉等材質經衣,附五色綑經繩,最外層則為保護經函的黃棉袍袱。全帙裝幀考究精美,極富皇家氣派,為院藏藏傳佛教法典中最受矚目的一部。

訪舊蒐遺

一所博物館的特色,取決于其藏品之內容與質量。臺北故宮博物院雖以北宋以迄清代宮廷累積之文物菁華為典藏核心,之后通過不斷蒐購征集、接受海內外公私捐贈,補充昔日宮廷收藏缺遺,終得使涵蓋范圍益趨廣闊。

本單元包括“平圖薈萃”、“觀海堂藏書”、“珍藏購贈”三部分,分別介紹原北平圖書館典藏之善本圖書,清末駐日使館隨員楊守敬(1839-1915)自東瀛攜回之罕見漢籍與和刻本,以及各界捐贈的宋元善本、地方志書、清人詩文集等。布陳展出之件跨越宋、元、明、清四朝,內容與版本豐富多樣。無論孤罕珍秘之書林重寶,抑或民間版行之皇皇巨構,皆蘊藏珍貴的版本考校資源與獨特的時代風貌;若論刻印之謹嚴、紙墨之精雅,亦無不令人驚艷神往。部分善本鈐印累累,間可見名家品賞題識,除可資梳理遞藏跡緒,字里行間更流露出藏家愛書惜物、感世懷人的情誼。書籍承載知識學術之演變原委,亦體現版刻工藝之顯晦脈絡,因書而生的收藏與鑒賞,尤使人炫目神迷。

觀海堂藏書

觀海堂藏書

觀海堂為清末藏書家楊守敬書樓名,臺北故宮博物院收藏的楊守敬善本典藏獨具特色。楊氏字惺吾,晚號鄰蘇老人,籍隸湖北宜都,畢生研究金石史地之學,地理一門,尤于當代稱冠。他亦擅長書法,篆、隸、草、行、楷諸體俱佳,在日期間風靡東瀛書壇,獲譽為“近代日本書道之祖”。

《香要抄》(觀海堂)

光緒六年(1880)起,楊守敬先后奉駐日公使何如璋(1838-1891)、黎庶昌(1837-1897)召請,擔任使館隨員。期間,他多方留心蒐訪珍稀圖籍,所得不僅包括從中國散軼出去的圖籍,也及于日本、朝鮮刊行的漢籍與珍貴鈔本、醫書,成果豐碩。1884,楊氏差滿歸國,在日訪求之圖書亦盡數攜回。其后,他先在湖北黃州辟筑“鄰蘇園”(取其地比鄰東坡先生所游黃岡赤壁之意),貯藏群書,繼又將之移存武昌菊灣新建之“觀海堂”書樓。1915,楊氏去世后,觀海堂藏書由北洋政府收購,其中一部分撥交松坡圖書館,現歸中國國家圖書館;另十之五六貯置集靈囿,1926年由政府撥交故宮博物院保存。抗日戰爭期間,觀海堂藏書凡1,634部、15,491冊隨文物避寇南遷,復轉徙至西南后方,后赴臺。

《臨蘇老人手札》

平圖薈萃

光宣年間,清廷推動新政,期以變法圖強。宣統元年(1909),軍機大臣張之洞(1837-1909)等奏請成立京師圖書館,由學部管轄(故又稱學部圖書館),翰林院、國子監、內閣大庫所存宋、元、明秘閣孑遺隨之入藏,另加入由各省征集而得之豐富藏書。其時,京師圖書館館藏精善程度,堪稱舉國之冠。

《新刻出像音注勸善目蓮救母行孝戲文》

1928年,京師圖書館更名為國立北平圖書館。1931年九一八事變爆發后,國立北平圖書館陸續將館藏圖籍文物裝箱南運,分貯上海、南京等地。1941年,袁同禮(1895-1965)館長經與駐美大使胡適(1891-1962)聯系,精選102箱善本運往美國,寄存于華府國會圖書館。1965年,臺北故宮博物院蔣復璁(1898-1990)院長(兼臺灣中央圖書館館長)建議索回,獲國會圖書館同意。同年歲末,102箱善本圖書安全運返臺灣。另國立北平圖書館18箱明清古輿圖,則先于1949年隨文物遷運抵臺。1985年,102箱善本及18箱輿圖撥交臺北故宮博物院典藏,使同樣源自清宮的善本輿圖與院藏文物得以統合凝聚。

《永樂大典》

珍藏購贈

臺北故宮博物院多年來也來不遺余力的蒐購征集善本古籍,50余年間計得善本古籍41000余冊。此等新增圖書入藏故宮,受到最妥適的整理維護,透過展覽提供觀眾賞析,復開放予學術界參考研究,體現善本古籍的價值與內涵。

《芥子園畫傳》

責任編輯:



贊一下
新聞頭條
上一篇: 秦始皇有籍可考的兒女共34人,他們都去哪兒了?
下一篇:
留言與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相關推薦

臺北故宮博物院南院起火

臺北故宮博物院南院起火

原標題:臺北故宮博物院南院起火 據中新網8月12日報道 臺北故宮博物院南院12日表示,南院3樓機房凌晨

admin2019-08-134 瀏覽0條評論0
隱藏邊欄
彩63彩票app 治多县 | 马鞍山市 | 南投市 | 霍林郭勒市 | 张家界市 | 右玉县 | 汉沽区 | 皮山县 | 赫章县 | 星子县 | 浦东新区 | 禹城市 | 轮台县 | 封丘县 | 平乡县 | 长宁区 | 枝江市 | 贵阳市 | 西和县 | 阿拉尔市 | 罗山县 | 永泰县 | 威海市 | 阿荣旗 | 晋州市 | 会同县 | 乌拉特前旗 | 大厂 | 乌兰县 | 镇江市 | 大城县 | 雅江县 | 台湾省 | 安平县 | 喀喇沁旗 | 德令哈市 | 威海市 | 定陶县 | 德保县 | 鱼台县 | 大丰市 | 抚顺县 | 饶阳县 | 筠连县 | 呼玛县 | 岳池县 | 彩票 | 昆明市 | 海淀区 | 固始县 | 精河县 | 洛南县 | 甘泉县 | 青铜峡市 | 长沙县 | 阜阳市 | 神池县 | 靖远县 | 揭西县 | 乌兰察布市 | 大厂 | 平利县 | 随州市 | 澎湖县 | 浑源县 | 石台县 | 宜州市 | 南华县 | 丽江市 | 曲松县 | 石河子市 | 凤凰县 | 开平市 | 舞阳县 | 齐齐哈尔市 | 双城市 | 时尚 | 榆社县 | 西贡区 | 固镇县 | 时尚 | 台北县 | 闸北区 | 桓台县 | 修武县 | 天峨县 | 瑞丽市 | 峨眉山市 | 仙桃市 | 林州市 | 克山县 | 山阴县 | 岗巴县 | 长丰县 | 隆化县 | 荥阳市 | 宁河县 | 罗田县 | 保定市 | 长岭县 | 内黄县 | 新宁县 | 保亭 | 德阳市 | 南雄市 | 鹤峰县 | 治县。 | 安吉县 | 都安 | 天镇县 | 门源 | 临安市 | 辽宁省 | 襄樊市 | 大丰市 | 黄陵县 | 开鲁县 | 锦州市 | 漯河市 | 金堂县 | 富民县 | 封开县 | 曲靖市 | 钟山县 | 潍坊市 | 平乡县 | 辽中县 | 五峰 | 卢湾区 | 龙陵县 | 大丰市 | 华坪县 | 涿鹿县 | 青浦区 | 施甸县 | 三都 | 西乡县 | 曲水县 | 玛沁县 | 文化 | 宝兴县 | 凌云县 | 万盛区 | 广饶县 | 专栏 | 宜黄县 | 浦城县 | 乌鲁木齐市 | 平武县 | 大庆市 | 两当县 | 鞍山市 | 化州市 | 阿勒泰市 | 启东市 | 昌乐县 | 喜德县 | 水城县 | 汉阴县 | 钟山县 | 博兴县 | 苍南县 | 徐州市 | 武山县 | 桓台县 | 彰化县 | 英德市 | 东城区 | 信宜市 | 五家渠市 | 永春县 | 云安县 | 高台县 | 福海县 | 芜湖市 | 绍兴市 | 苏尼特左旗 | 林州市 | 云梦县 | 海安县 | 高阳县 | 海口市 | 惠州市 | 东乌珠穆沁旗 | 宜兰市 | 资兴市 | 太仓市 | 蕲春县 | 普安县 | 临潭县 | 嵊泗县 | 绥芬河市 | 漳平市 | 兴山县 | 商丘市 | 洮南市 | 玉田县 | 黄平县 | 沐川县 | 松江区 | 乌恰县 | 长沙县 | 襄汾县 | 樟树市 | 都江堰市 | 晋城 | 桓台县 | 全州县 | 元阳县 | 彭阳县 | 武邑县 | 寻甸 | 华坪县 | 新宁县 | 冷水江市 | 顺昌县 | 太保市 | 理塘县 | 开化县 | 道孚县 | 灵石县 | 淮阳县 | 兴安盟 | 松滋市 | 尼木县 | 时尚 | 木兰县 | 龙游县 | 海阳市 | 宜丰县 | 铅山县 | 满洲里市 | 财经 | 商南县 | 丽江市 | 绩溪县 | 格尔木市 | 伊川县 | 浦东新区 | 拉萨市 | 凉城县 | 浦北县 | 温宿县 | 山西省 | 沭阳县 | 孟津县 | 共和县 | 巴中市 | 胶州市 | 延寿县 | 佛学 |